深有体会:开发Apple Watch时我学到了什么

日期:2016-08-16 11:10:33

乔布斯在世时,鲍勃·梅塞施密特(Bob Messerschmidt)曾向他发送一封邮件,介绍自己创办的公司。2010年,苹果悄悄收购了梅塞施密特创办的公司。

在手表提供的各种功能中,健康和健身功能备受用户的青睐,在Apple Watch的整个设计过程中,梅塞施密特扮演了重要角色,他定期与苹果工业设计团队(Industrial Design Group)交流意见,而该团队的领导正是知名设计师乔纳森·艾维(Jony Ive)。在苹果工作3年之后,梅塞施密特离职了,他创办了自己的公司Cor。

最近,梅塞施密特接受了Fast Company的采访,他谈论了自己在苹果工作3年所学到的经验:

如何与艾维领导的工业设计团队合作

我是一名架构师,我的工作职责就是开发候选技术,它们有可能会用在产品中。在整个研发流程中,最先看到创意的可能就是我的团队。我们可能会说:“这种技术可行”,然后才会补充更多的团队,安置大量的工程师,他们拥有特殊的技术背景。这些团队负责将创意变成具体产品。

在Watch的早期构思过程中,我们最重视的是“用户体验”。用户会用手表做什么事?如何才能让手表实用?虽然身为技术人员,我们必须拥有更多的“创造力”,因为我们要理解用户的需求。我负责心率传感器的架构设计,传感器需要安装在Watch内部。工作并不轻松,因为手表的设计带来了限制。

例如,有一次参加会议,我告诉与会的同事说,我要将传感器装在Apple Watch表带的底部,因为传感器读取手腕底部信息会更加精准,如果读取的是手腕上部的信息,精准度差一些。工业设计团队的同事马上反驳说:“这样做不符合设计趋势,也不符合时尚潮流。我们希望表带可以更换,所以我们不想在表带中安装任何传感器。”在下一次开会时,我告诉他们:“可以将传感器安装在手腕上部,但是表带必须够紧,要确保传感器与皮肤紧密接触。”设计工作室的同事回应说:“不,用户不会这样戴手表,他们喜欢手表松一点。”合作的同事会提出各种要求,促使我们不断寻找新的工程方案。

我们必须这样做,必须倾听他们的意见,他们的声音代表的是用户的声音。工业设计团队关注的就是用户的使用情况,关注用户体验。如果工程师闭门造车,他可能会说:“这点也许不重要,装在底部信号更好,我们就这样做吧。”结果呢,他们开发了自己喜欢的产品,但这些产品最终会失败。我们必须倾听来自用户的声音。关注用户体验正是苹果的独特之处。在苹果,这种特点仍然存在。

在开发心率传感器时我贡献了自己的微薄之力,我对此感到自豪,因为许多人都认为,在苹果开发过的产品中,Apple Watch的传感器最精准。必须精准,因为有许多公司努力过,效果并不好,比如Fitbit。不会理解错了,Fitbit做得很不错,但是它却因为心率传感器不准确吃了官司。由此可见,Fitbit并没有对用户的使用情况给予足够的重视。

让人满意比技术尖端更重要

在苹果我还学到一课:在消费产品中,设计和用户体验代表一切,不是技术。在使用时,卓越的产品设计可以给用户带来幸福感。看看iPhone、iPad之类的产品,它们并没有引进多少新技术。真正的优雅和独特其实与技术本身没有太大的关系,它与包装有关,与产品给用户带来的附加价值有关。

VR就是一个好例子。为什么苹果不进入VR产业?因为还没有人真正知道VR是否能成功,我也不知道。让每一个人从产品中获得益处,这正是苹果感兴趣的。

还记得曾经炒得沸沸扬扬的3D电视吗?当时许多人认为,3D会是电视的下一个大突破。用不了多久,我们全都会戴上3D眼镜,会有很多的3D电影出现。要让这一梦想成为现实,我们必须做出巨大的改变。当时整个世界都沸腾了,有人说“这是正在发生的新趋势,今年圣诞最火爆的技术就是3D”,3D电影纷纷推出,结果不尽人意,没有人购买。和VR一样,苹果也在3D浪潮中保持观望。

一切都很重要,但是重要的程度不一样

“足够好”仍然远远不够,产品必须在每一个方面尽善尽美,否则就会失败。我还记得当时在苹果有一些人存在误解。苹果工程师说,他们从乔布斯的方法中提取一些精华:对每一个方面都要给予同等的重视。如果你制定了一项开发计划,有1000件不同的事情需要担心,可能有人会说,我们要对这1000件事给予同等的重视。这种理解实际上与乔布斯的方法并不一致,因为事情的重要性是不一样的。有些事情更重要,具体是什么呢?简单来讲,与用户体验和产品设计有关的事情更重要,要重视用户使用产品的过程,要让用户高兴。

习惯别人的否定

和硅谷的其它企业相比,苹果有点不同。事实上,在苹果工作有时会让人很沮丧,如果你是一名工程师,你的创意无法通过,你就会感到很沮丧。在库比蒂诺(Cupertino)有12000名工程师为苹果工作,很显然,他们的创意很多很多。有多少创意能变成真正的产品?比例相当低。有人会感到沮丧,他们会对自己说:“我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创意,但是大家老是否决我的提议。”这一点正是乔布斯提倡的,他认为苹果要保持说“不”的能力,除非产品真的无可挑剔。在苹果我学到了重要的一点:持续说不,直到满意。

严格保密

乔布斯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要求保密。在产品发布时,他希望能创造最大的震撼力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苹果渴望保密,因为它要维持帝国的长盛不衰;保密还给人一种感觉,苹果正在开发重要的产品,事实上并没有那么重要。

工程师与营销人员互相独立

如果你与苹果的工程师交流,他们会说:“所有决策由我们拍板,营销人员无权过问。”他们可能还会说:“在苹果没有真正的营销。”然而在Infinite Loop(指苹果办公园区)有一幢大楼,里面安置的全是营销人员,于是我就想:“真有趣,这些家伙到底在干什么?”后来我与一些营销人员开会,他们告诉我:“苹果的所有决策都由我们说了算,工程师不会做任何决定。”

为什么会这样?要怪乔布斯,他认为工程师不应该干预营销人员的工作,营销人员也不应该干预工程师的工作。两个部门的思维模式是不是完全不同?我不知道,但是在我个人看来,既然当年乔布斯确立了这样的架构,肯定营销与工程部门并没有多少交集。一件事情的发起与放弃全都通过中央委员会进行,也就是E-Team团队(高管团队)。正是这样一种架构导致两个部门的人都认为自己才是掌舵者。

苹果架构像创业公司一样

在苹果内部没有业务部,只有一个盈利中心。与其它科技公司相比,苹果的架构不同。这样安排有一个好处,大家不会争夺资源,因为钱是统一管理的。工程师不必为预算操心,他们只需要告诉公司自己要做什么,接下来等回复就行了。为团队增加员工也没有那么困难,你提出申请,说自己要招聘5名员工,当年度预算下来时,它会告诉你可以招2个新人。当然也有可能是10个,比你的要求还多。

细细观察就会发现,苹果和创业公司拥有相同的架构。苹果虽然已经是一家大企业,它仍然像创业公司一样运营,它也许找到了秘诀。在创业公司内部没有不同业务部,所有人都对相同的“数字”负责。

如果你咨询哈佛商学院,告诉那里的教授自己想运营一家企业,这家企业每年获得庞大的营收却只有一个盈利中心,他们会笑着说:“不行,这样完全行不通。”苹果的做法与商学院传授的方法完全不同,但它的确管用。我对这种架构很推崇。和以前相比,现在的苹果的确要混乱一些,但是我相信这种架构可以让苹果持续成功。我还认为其它替代架构不适合苹果。

不能刻意模仿乔布斯

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苹果成为苹果?许多人都在思考。2011年乔布斯病逝之后,仍然有许多人向他取经。一些人用乔布斯的方法训练高管,我认为大多人都没有抓取要点。你认为自己可以训练高管,让他们按乔布斯的方式思考问题,我却认为这样做简直是大错特错,因为根本无法传授。在乔布斯过世之后,有许多人都在问:苹果还能继续繁荣吗?乔布斯所做的事还有人能做到吗?从目前的迹象来看,没有人能做到。(编译/虎涛)


让我们协助您将需求落地

*请填写需求信息,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。